福州seo评开心网创始人程炳皓离职的感想

广告也精彩

您是否还记得有一款偷菜游戏风靡全国吗?一则《开心网没了,偷菜抢车位的时光一去不返,宝宝今天有点不开心》的帖子在网上热转。原来,随着创始人程炳皓的离职,开心网已经“卖身”给一家上市公司。这让部分网友误认为开心网要关门大吉,纷纷保存数据,以免已经耕耘了8年的“自留地”被收回。赛为智能发布公告,宣布收购北京开心人信息技术有限公司(开心网)100%的股权后,开心网创始人兼CEO程炳皓在自己的微博和微信公众号中发出了辞职信,宣告自己退出开心网并向开心网和开心人“说再见”。

程炳皓离职的叙述:

该是我向开心网,还有现在的、曾经的,开心人们,说再见的时候了。

开心网在2008、09年获得亿万用户的喜爱,还有什么能比这更令一个互联网老兵感觉到幸福呢?!2010、11年产品黏性下滑,我们寻求公司的第二次突破,直到2011年底,我们赌手游市场的爆发,但其实我们团队缺乏游戏背景,我本人之前也不玩网游,我们的学习转型过程非常惨烈,直到2013年底才终于看到曙光。

但是,在开心网转型的过程中,我始终没有成为一个能够享受游戏巨大乐趣的玩家;而且,由于我以前得过严重的干眼症,只要一长时间面对游戏炫酷闪耀的画面,病情就会加剧,这些个人方面的原因,都让我无法像享受社交网络一样全身心地享受游戏工作;所以,当公司从谷底回升,逐步走向正轨的时候,就到了和大家说再见的时间了。

2008年我和几位新浪的同事创办开心网(北京开心人信息技术有限公司),到现在(2016年)我离开,一共八年,这是我对自己八年的总结和告别。

其实我思想上的总结都还远没有完成,这篇文字总结就还更加缺乏章法,但是我昨天受到众多朋友的热情关心和关注,手机电量很快用光,特别是媒体朋友提出很多问题,只好现在仓促贸然发出了。也许再过几年,我能再做一个开心网总结2.0。

开心网最辉煌的时候,已经被无数次解读(包括我自己的解读),我这里主要从不辉煌角度解读。

2009年,很多人都认为开心网有机会成为一家超级互联网公司,但是令我愧对投资人与员工的是,开心网却从2010年就开始用户活跃度下滑,最后转型成为一家手机游戏公司,不再是一家平台公司,2015年开心人公司利润有大几千万,这是开心人们聪明和奋斗的结晶,但是确实离09年看到的“最好的可能”相去甚远。为什么?

以下就讲一下,我看到的原因,但这肯定不是这个问题的最终答案,这只是我个人做的一个复盘,欢迎指正。

先从人身上找原因,我个人的局限:

我创业前没有全面统管过一条业务线,主要从事产品和技术管理工作,对于销售、市场、投融资、公司战略、公司治理、财务、法律,没有实际经验,有媒体评论说我“不够商务”。

没有重点管理过非产品技术类人员,比如销售、市场、业务拓展,这些人员的管理与技术人员完全不同,对我来讲有一个学习过程。

我喜欢给自己设定过高的目标。没有困难创造困难也要上。

典型的工程师完美主义者天性,对于不熟悉的领域,条件不确定的事情偏保守。

我本性情商很低,也不喜欢合作,更喜欢完全掌控地完成一件事,不喜欢谈判,不喜欢参加各种会议,也许我是轻度的“社交恐惧症”患者。

再下来,是我对业务的思考。

“假开心网”打败了真开心网吗?

当然不。虽然我们遭受了很大的损失,几千万本来应该属于我们的用户被劫持走了,这件事的处理凸显了我在刚创办公司时候商业意识的不成熟,如果此事能够避免,我们应该能够有更多资源和时间,会对公司运营带来很大帮助。尽管如此,我们的主流用户群仍然用真正的开心网,在2011年我们终于迎来法庭最终判决,假开心网关闭。

微博、微信的竞争

是微博、微信打败了开心网吗?我的回答:不是。微博、微信的用户群和我们的用户群很相近,对我们有很大的影响。但是我们的用户活跃度下滑,是产品自身的特性和生命周期导致。微博、微信的出现加速了这个过程,但这不是根本原因。

开放平台

有朋友认为开心网推出开放平台比较晚而且开放也不够,并认为这是开心网用户活跃度下滑的主因。我的意见:批评得很对,但是我不认为这是根本原因。身处互联时代,我们应开放做企业,我们每一个人也都要持开放心态,如果开心网的开放平台建设好,对于开心网毫无疑问会有很大帮助,我们当年这方面动作确实慢了,但是开放平台对于留住用户也只能起到辅助作用。我认为,真正最重要的原因,有两个:

1 偷菜停车,也有生命周期。

社交游戏,和传统游戏看起来有很大不同,乐趣的核心点在“社交”,其实应该称作“游戏社交”可能更合适。其用户遍及男女老幼,因为是横空出世地完全创新,用户一开始得到全新的体验,乐趣极强黏性极强传播极快,但是终究也会有生命周期。

最重要的是,这种社交游戏不像传统游戏,传统游戏可以不停地换新题材、新玩法,一直不停地做下去,而社交游戏的乐趣在于人和人的一种新形式的交互乐趣-善意的玩笑,这种善意的玩笑经历了几次改良创新-从朋友买卖到争车位到偷菜,人们对这种玩笑的笑感被用尽了。用户不是对一款社交游戏失去兴趣,是对所有社交游戏失去兴趣。2011年之后,市场上基本没有纯粹的社交游戏了,有的只是传统游戏加上社交元素。

这是开心网第一个“命门”。之前也有不少人提到,大家给出的解决方案是,“你应该专心做社交”。这就要说下一个产品上的命门,这一个命门,我没有听别人讲过,是我自己的分析,对错与否,看官自己品鉴。

2熟人社交不是刚需,无法成为支撑一个产品的最大支柱。

论据,除了我们自己一路运营的体会,还包括中国市场的客观状况,事实上,之前除了我们,还有很多家公司致力于“熟人社交”,但是现在基本都已经不是主流产品。

我知道你要说,“微信”,解释是,微信的核心黏性是“通讯”,通讯毫无疑问是最刚的刚需,微信是在通讯这个刚需的支撑下,附属了朋友圈,也许用户花了很多时间在朋友圈,但是朋友圈不是核心黏性。

微博?微博不是“熟人社交”,也许上面有熟人互粉,但那不是主流。陌陌?陌陌当然不是熟人啦,名字都写了。

最后你要说“facebook”,对不起,我不生活在美国,对于美国的社交产品我没有足够的发言权,但是中美两国互联网发展这么多年的历史已经表明,两个国家的互联网产品不是一一对应的关系,关于这一点,我们有很多的经验教训,试举一例,中国市场的农场游戏,社交因素体现在“偷菜”,这也是重要的核心乐趣,但是美国facebook上面最火的农场游戏,社交体现在“帮忙和分享”,我们后来又推出了一系列社交游戏,体现这种“帮忙和分享”,用户的热度远不及“买朋友做奴隶”、 “贴条”,和“偷菜”。

再详细讲一下,我们对于“熟人社交”的体会过程。事实上,开心网刚发布的时候,是一个熟人社交网站,我们一开始就想做一个“好玩”的网站,有一些好玩的小应用,但是没有社交游戏。我找了新浪很多同事来,大家一开始对这种体验很享受,新浪各种新老同事在开心网会师了,甚至有人“说程炳皓真奇怪,他从新浪辞职,却出去后给新浪做了个内部网”,但是一段时间后,活跃度开始下降,感觉是“大家没得聊了”,在各种探索中,我们注意到,我们开发的一些好玩的小应用,比如“动TA一下”“朋友印象”等,用户相对更喜欢。我们就越发沿着这种“好玩”的思路做,直到“朋友买卖”,这应该是中国第一个社交游戏,用户立刻蜂拥而上,我们知道“这回对了”,于是全力开发这种好玩互动的社交游戏,后来表现最好的有“争车位”、“偷菜”,但是其实我们做的远不止这几个。

在09年偷菜热潮中,我们也担心社交游戏的生命周期问题,所以我们一只手做新的社交游戏,另一只手想引导用户去社交。虽然有很多用户是为偷菜而来,但是北京、特别是上海的很多核心用户是有明显的社交行为,我们开发的非游戏应用“转贴”也成功吸引了很多原本只偷菜的用户。

但是随着偷菜等游戏的活跃度下滑,用户社交的活跃度也下滑。

我的体会是,用户上开心网主要目的是偷菜,上来后,因为我们在feed 流里面强推社交信息(照片、日记等),用户也被朋友的照片日记吸引,去参与评论。

但是,当用户已经不想去偷菜的时候,一个人的熟人朋友数目有限,产生的内容和互动数量也越来越少。当时主要还是电脑上网,用户开始缺乏动力去频繁打开开心网去查看是否有朋友的新消息。更加剧这一情况的因素有:老朋友在网上刚见到的惊喜也已经过去,不在一起工作生活的朋友缺乏持久的话题,同事和上司的存在又有一种无形的限制。

这可能就是开心网的另一个“命门”。

综上,如果以上分析成立,那么虽然开心网2008-2009年如烈火烹油,红得发紫,但其实产品上潜藏着巨大危机,而且微博已经在抢我们的用户,那时也刚刚开始移动互联网,用户在未来几年全都要换成移动设备,他在PC上使用的网站不一定延续到手机上,所以留给我们的时间并不多,我们必须要有更多的创新,而且要快,一刻也不能停留。

但这是现在从上帝视角看过去的结论,在各种事情纵横交错之时,我们当年没有看这么清晰,而且,我们犯了“成功者的错误”,这些错误其实我自己创业前经常批评别人,但是轮到自己,一点没有进步。

成功者的错误心态:上帝之选。

做为成功者,我们总是愿意相信自己一定会成功,而友商,一定会失败。我们不愿意真正相信自己的成功其实无比脆弱,随时有可能失败。但是诺基亚从极盛到售出只有不到5年时间,市场、政府、以及我们自身,都随时可能发生我们根本无法预测的变化。

说白了,我们在情势好的时候,弥漫着骄傲情绪,情势差的时候,又迅速转成抓狂情绪。

成功者的错误方法:路径依赖。

成功本来有无数偶然因素,但是我们当年没有认识到这个,我们开始总结,给自己总结了很多光辉的理论,然后说,我们今后就还坚持这么干,扩大战果。

“学我者生,似我者死”,更何况是学自己。

一件事做对了,应该忘记它往前看。再回头一看,就已经不是了。

成功者的错误逻辑:因为我是。。。所以做。。。我们就要。。。

这貌似和亚里士多德三段论一样完美。

我们做了很多新产品,都不脱离“社交”,甚至很多都是“熟人社交”。

其实,身处这个剧变的时代,每隔2-3年一小变,每隔3-5年infrastructure 就全变了,自己之前成功与否,自己是沿着什么路径做的,以及自己打下的那一亩三分地,相比外界,就变得不重要。

成功者的错误心态:一定要超越自己。

一家从高峰开始下滑的公司,背了一个巨大的包袱,过去的成功,可能转化为负资产。一方面,每天都是用户活跃度下滑,每天都有挫败感,士气低落,另一方面,又容易产生“你们看我再憋个大招”这种心态,失去了平常心。所以,一家曾经成功又走下坡的公司,要再起飞,非常的难。有一段时间,我们的一位友商,经常在市场上散布“从来没有起来又下去的公司,再起来过,所以,开心网肯定完蛋了”,说得是有道理的。

现在重新以上帝视角审视2010年之后,开心人这家公司,该怎么做呢?我们本来有可能抓住哪些机会呢?

1 利用人气的聚集和熟人网络关系,做通讯功能。最好能与微软达成合作,掌控MSN,获得独立开发运营MSN 的权利。--当然与微软达成这样的合作难度非常大。

实际情况:与MSN好像有过接触,记不清了。2010年开发IM,因为对手非常强大(你懂的),所以产品负责人对产品要求很高,没有完成。之后发现Kik,马上推出了我们的类似产品“飞豆”。结局?产品当然有巨大需求,只是赢的是微信。

2 扩展开心网的熟人社交圈子,发展出类似微博的功能。或者,在微博早期与之整合。

实际情况:我们很早就看到Twitter的价值,但我们也看到这个模式的风险,归结到“成功者心态”,我们一开始不想冒风险。

看到新浪微博做起来,对我们造成威胁,我们马上在10年做了一个微博,但刚发布就因为一些外部原因下线了。

在新浪微博早期谈过整合,但是我们团队的心态还是认为“我能”,所以没有达成。

3 做“交友”、或“兴趣社交”,比如:知乎模式,在开心网内部,或者独立产品,用开心网的人气培养。

实际情况:做过一个产品算是兴趣社交,失败。现在回想是执行中的问题。

4 大力投入移动互联网,学习市场已有的成功模式,用开心网的既有流量和人气强推。

实际情况:12年才开始做与开心网无关的移动互联网新产品,而且主要是从社交概念出发,做创新产品。每个产品,从产品实现的各个环节看,水平都很高,但是均失败,可能还是失败在定位、概念。创新的风险是极高的,社交的概念其实不必坚守。

5 做网页游戏研发。在社交游戏团队基础上,分出团队做网页游戏业务,成立独立公司,使团队运作灵活也更好地激励,一开始背靠开心网平台支持,渐渐独立发展。

实际情况:没有做。

6 拓展海外市场。无论是开心网平台、社交游戏、网页游戏,都适合拓展海外市场。也应该成立独立公司运作。

实际情况:做了一段时间,进展不好,刚好其它项目缺人。。。

7 早日上市,这是一把双刃剑,但是上市后,可以获得更大的资源去拓展。

实际情况:一开始是想“大牛叉公司都是不急于上市,整天说上市多Low啊,能上市而不上市多特么酷啊,所以我们一定也是不着急上市”,后来公司准备上市的进程中,用户活跃度下滑,券商建议暂停就一直停了下去。

8 做真正的“开心农场”,与有线下能力的公司合作。

实际情况:没有做。当时想的是“不熟不做”、“专注”,做不好伤害品牌,这件事与我们用户活跃度的下降又没有关系。。。

以上有很多问题,都是被流行概念所害,教条主义害死人,尽信书不如无书,归根到底还是怪自己没有经验,更不够有勇气直面自己内心去取得答案,向外界求安全是最不安全的。

我们本来有无数机会可以得到好得多的结果,但是我没有,实在愧对开心人同事们,愧对投资人。

2010年到2011年,我们做了什么呢?

一只手,继续做社交游戏,希望新的游戏能再创辉煌,做得效果比较好的游戏有:超级大亨、开心餐厅、开心庄园、开心城市、开心人生。。。但是与偷菜相比都不可同日而语。

另一只手,做创新应用及平台。除了上面提到的,还有:

团购,从那时过来的公司,谁没有做过团购呢,我们做了3个月,看到开始烧钱大战,我中止了。

O2O 应用,后开发中止。

想基于开心网发展出垂直应用,做了开心宝宝和一对儿(男女朋友社交),均失败。

集品,模仿 Pinterest的图片收集社交。

美刻,模仿 Path的私密社交。

以上两个产品都是模仿美国的最新出现的社交产品,不光是我们失败了,其它模仿者也没有大成功,当然模仿Pinterest 界面的有两家后来很成功,但是他们都是做了中国式创新的,他们的皮是Pinterest,但内里不是。而我们只是简单粗暴地模仿,这表明我们当时已经很着急,这两个产品是11年下半年之后的事情。

直到11年底,我们觉得手游市场会起来,虽然当时还有很多行业中声音认为手游不赚钱,但我们觉得这可能是下一个"Big Thing"。虽然我自己之前没有做过网游,甚至我没有真正地玩过网游,但是我心高气傲,觉得自己学习能力超强,而且我刚工作玩“挖金子”、“俄罗斯方块”的时候,我也很喜欢玩啊。所以我想没关系,我很快就能设计出好游戏来。

同时,这个时候,我们的心态已经到了谷底,无产者失去的已经只是锁链了,好处是我们摆脱了那些成功者的错误心态和方法,从零开始,我逐步把公司主要力量都转去手游,赌了!

但是我又碰到新的问题,大半年后我只能承认,我无法热爱网游,我无法象很多人那样真心享受平行世界的乐趣,也自然无法成为一个优秀的游戏设计师。

这种情况下,12年13年是我非常艰苦的两年,直到13年下半年,我终于逐步看到钱的曙光。我们终于在手游海外市场,占住了一席之地。2015年游戏获得大几千万的利润,我也终于可以退出让专业的游戏人去掌控公司了。为何有这样的反转,我只能说,这是一个奇迹,是我们团队的奋斗和运气,不管你信不信,反正我信了。

我要再多说一下团队,我们本来拥有一支优秀的团队,在公司快速发展的时候,团队心态积极向上,但是在开心网用户下滑的过程中,暴露出了我在团队建设中本来存在的问题。系统论中有一个结论:全体大于局部之和。但其实,优秀的团队,应该远大于个人能力之和。而我之前,过于关注个人能力,忽视团队因素,忽视平台对个人能力发挥的影响。

所以,很多同事,他们满怀期望,本来应该在开心网发挥他们的聪明才智,最后失望而去。再加上,我们从最开始的社交网络业务转到手游业务,有很多老同事不想从事新业务,也都纷纷离开了。此刻也只能是,再说一声,抱歉。

08、09年开心网振翅高飞,10、11年徘徊求索,12、13年向死求生,14、15年终于上岸。

写到这里,回想这当中许多年,自己犹如孤身站在一处悬崖上,前后左右天上地下均无出路,只能心中默念蒋百里先生为另一场八年抗争写下的名言“胜也罢,败也罢,就是不要同他讲和!”

福州seo对开心网离职的点评及心网的三个劫

2008年,程炳皓带领团队从新浪网出走成立开心网,开心网成为中国SNS与社交游戏的代表之一,在Alexa全球网站排名中,开心网曾经达到了中国网站第八名,中文SNS网站第一名的成绩。但随后,开心网不断被竞争对手所超越,新浪微博在开心网一年后出现,人人网在2011年抢先开心网赴美上市,同时2012年到2013年开心网经历了团队动荡与换血,直到移动互联网的时代来临,开心网逐渐退出了人们的视线。

《八年开心网,它的是非功过都在这里了》,开心网的三个劫也就是失败说成是假开心网、微博崛起和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。这个有点不敢苟同,为什么?现在有个奇葩的现象,就是企业倒闭了或者贱卖了,大多数都把责任推给微博,微信和App时代,所以真是逗逼。有句话叫,自己拉不出,还怪地球没有引力,说这样的企业一点都没错。所以说,别把企业弄倒闭了,怪到微博、微信上。

第一个劫:怪假开心网

真正的开心网域名是kaixin001.com,然而逗逼的是kaixin.com却是山寨的。这种关于域名的重要问题,很多00后的站长都知道,既然做站,都会第一时间注册好自己的域名,防止被抢注,开心网竟然都没有这种意识,所以是很逗逼的。当然既然域名被抢注了,为什么不早早收购呢?开心网并没有,结果搞的大家都知道了,想再收购,结果kaixin.com已经被投机者转手卖给竞争对手了,想收购也收不起了。所以说,开心网错失了收购域名的最佳机会,这个过错,要怪只怪老板。

其实关于域名抢注的问题,在这个行业已经很多了,早期蔡文胜抢注fm365的事情,足以引起任何创业者的重视,但是开心网并没有,所以说,这个劫不能怪对手,只能怪自己。域名重要性的问题这种连一般站长都知道的问题,老板都不知道,真是足够的荒唐。

第二个劫:怪微博崛起

微博和开心网其实是两种不同的产品,就像土豆和西瓜一样,是两种不同的植物。虽然功能有部分重合,但是背后的团队、产品定位、运营方法都有很大不同,开心网没有做起来,你把责任推给微博,这个微博也是够冤枉的。其实同样的案例,在美国也有,facebook先做,twitter后做,然后经过几年发展,facebook越做越强,市值超过了3400亿美金,而twitte却越来越不行了,市值蒸发140亿美金,而facebook却是越来越强。

一个企业的产品不行,很多时候还是和老板的思维有问题。特别是一些老板看重KPI,看重数据,而且还喜欢给产品加功能,结果产品做了几百个功能,天天搞活动,硬是把用户给搞走了。当一个产品越来越注重KPI和功能的时候,最受伤的就是用户。比如加功能,每多加一些功能,用户就要多学一个技能,每多搞一次活动,就是对用户多一次骚扰。当用户受伤的时候,就是你产品完蛋的时候,看看当今的很多产品都是如此。

还有就是老板对产品没有整体的方向,就是不知道到底要做成什么。这个才是最可怕的,而开心网正是如此,你到底不知道它这个产品是干嘛的。所以说开心网的劫不能说是微博的崛起。当然,还有很多公司倒闭了,或者失败了也怪微信,都是非常逗逼的事情。

就像曾经京东ceo发的一篇文章:所有的企业倒闭的原因,表面上各种原因,真正的原因都是人的问题。

第三个劫:怪移动互联网时代

这个理由真是太逗逼了,当一个时代到来的,你不去抓住它,还怪它来临,这个理由真是无比的荒唐。不怪自己的无知,懒惰,却怪时代的无情,这个其实是在推诿责任。任何时候都要顺势而为,就像金山网络一样,移动互联网时代来了,赶快把公司拆分成四个公司,都是移动端,这样的公司才是最聪明的,也正如华为一样,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来临,赶快转型移动互联网,紧跟小米的思维,做自己的品牌

而对于我自己也一样,自己以前做WAP,感觉WAP不行了,就做App,感觉博客不行了,就玩微博,感觉微博不行了,赶紧玩微信。福州seo认为在互联网的大潮里,只有抓住趋势,顺势而为才有机会。如果一味的懒惰和坐吃山空,总有到头的一天。

和时代对抗的公司都是要完蛋的,就像诺基亚一样。诺基亚的CEO说过一句话: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们就不行了。这个是无知和无奈的表现。所以一个CEO不能无知,也不能无奈,只有顺势而为。

所以说开心网的劫,不是微博崛起,不是山寨开心网,也不是移动互联网时代,开心网最大的劫,是自己的劫,是CEO的劫!火的时候并不怎么重视宣传,到被收购离开团队的时候,才知道刷朋友圈。这个才是最可悲的!企业需要有危机意识,或者创新精神才能走的更远,腾讯帝国是这样的,最核心的是IM即时通讯系统,周围有很多附属国。空间跟51打,安全跟360打,下载跟迅雷打, 但是所有人跟腾讯的作战都从来没有打到过腾讯的主场,都是跟腾讯的附属国在打。这样就算赢了也没用,就算赢了,你也不可能动摇整个腾讯帝国。我希望,我们能够最终成为马化腾会看重的竞争对手。

其实腾讯骨子里是有怕输情结的。腾讯每看到一个竞争对手,都会觉得这个人是要来颠覆我的,然后无论大小,就会倾力出战。博客要倾力出战、微信也要倾力出战、微博也要倾力、拍拍也要打、搜索也要打……基本上,互联网没有腾讯不打的方向。这是不自信的表现。看一个人是不是真的自信,要看他不为的东西是什么,不要看他有为的东西是什么。他做的事情往往并不代表什么,他不做的事情才代表了他的思想。

从开心网的成功崛起,到开心网创始人程炳皓离职你看到了什么?

  • 3
  • 1,190 views
    A+
发布日期:2016年07月22日  所属分类:心得随笔
f9seo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

目前评论:3   其中:访客  3   博主  0

  1. avatar k990461 4

    靠“偷菜”“抢车位”起家、曾经红极一时的开心网在沉寂多年后有了新动态。但却并不是什么好消息,而是开心网程炳皓通过内部邮件宣布了自己的离职决定,这个当年吸引了无数用户,号称线上毒药的网站,估计也快被上市公司收购了。
    除了开心、人人、MySpace,前后参与过这场混战的还有51.com、西祠胡同、天涯等网站。
    当我们回首这段历史,却发现很难为这场战争找到一个真正的胜利者。人人网似乎笑到了最后,却最终倒在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春风里。到2015年,人人网的市值相比于巅峰时期已经缩水80%。
    2016年,社交爆款们的神话仍在上演。
    程炳皓在离职邮件中说,这八年,由于自己能力不够,有很多决策错误,也给很多同事带来困扰。感谢每一位现在的、曾经的开心人,和每一位投资人的支持、帮助、包容、理解。

  2. avatar f9seo 5

    回想起当年偷菜抢车位多么的火,可是现在基本淹没在互联网的大海中

  3. avatar DigitalOcean vps 0

    累了 回去养老了